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傳媒人物

楚天都市報舒均:從“信義兄弟”系列報道采寫談“走、轉、改”

發布時間:2011-11-09 11:58

        我是楚天都市報機動部的記者舒均。在本報編委會領導和各位老師的指導和幫助下,去年初,由本人率先挖掘采寫的典型人物“信義兄弟”系列報道,一經推出,迅速引起了全國各媒體的廣泛關注,使之成為2010年開年以來,全國報道最為集中、最為打動人心的典型事件和典型人物,央視《新聞聯播》曾6次聚焦該事件,《新聞24小時》、《新聞1+1》、《新聞30分》等知名欄目,以及人民日報社、新華社、鳳凰網、新浪等多家精銳、高端媒體紛紛跟進關注,在剛剛結束的第21屆中國新聞獎評選活動中,該系列道有幸獲得中國新聞獎一等獎,而該系列報道中的人物“孫東林”相繼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10年度十大感動中國人物”、“第三屆全國道德模范”等數十項榮譽。同時,該組系列報道還獲知名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張征教授高度肯定,正準備將其納入編寫的“如何采寫典型人物”新聞教材。
   現在“信義兄弟”不僅拍了話劇、電影、出版了長篇紀實文學,更成為誠信湖北的一塊金字招牌,“信義兄弟”系列報道能夠獲得社會高度的認可,它到底蘊含著什么樣的新聞價值取向?作為“信義兄弟”的首發報道者和整個過程的親歷者,是如何對這個新聞線索進行發掘和判斷的?回顧“信義兄弟”系列報道的發掘前后,我想向大家匯報一下,我所理解的“走基層、轉作風、改文風”對新聞實踐的具體意義。 
   “信義兄弟”系列報道的挖掘,線索來源于本報接到的一起求助:去年春節剛過的農歷正月初七,家住黃陂區泡桐街的孫東林,給本報打來求助電話,稱他有5名親人10天前,在河南車禍遇難后,遺體還在異鄉,善后工作遇到很大的困難,希望報社的記者能夠幫忙。
    與此同時,我們還了解到,孫東林在向本報打這個求助電話,已經向同城的多家媒體求助,希望能夠得到幫助。
    類似的新聞求助線索,在本報新聞報料平臺中,幾乎每天都有,一天下來,類似的線索多達數十條。若就孫東林反映的情況來看,很難予以公開報道和關注。
    一是時效性差。眾所周知,新聞區別與其他文體的其本原則是真實性,而時效性更是新聞的生命力之所在。新聞的這一特性決定了新聞要反應迅速,及時報道新近發生或發現的事物,向讀者提供多方面新鮮的信息。顯而易見,發生在10天多前的一起交通事故,很難有讓讀者有閱讀的興趣。
    二是貼近性差。作為區域性媒體,關注的新聞重點為傳播區域內的人或事,孫東林所反映的其哥哥的情況,因在河南蘭考發生,其新聞性持續減弱。
    三是交通事故本身并無新奇。
    當然,若一定要進行新聞處理,無非也是圍攻繞雪天路滑,黃陂在外地的5個人不幸遇難展開,由這起令人噓唏的事件提醒司機朋友們,外出遇風雪天氣時,應謹慎駕駛,注意行車安全。
    最終為何要關注這一條求助信息,從本報“立足民生”的辦報宗旨來說,媒體需要有擔當精神。因為遇難的5人竟是一家人。死者中的2名成人為父母,3名青少年為兩人膝下的子女。這就賦予了這起普通交通事故濃重的悲情色彩。不管怎么說,這5人的遇難,對一家人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對每一個受眾來說,也絕對會為其帶來強烈的心靈震撼,因而關注這條信息本身,也是對基層民眾的關注。
    基于以上考慮,楚天都市報編委會研究認為,該條新聞線索,有進一步發掘和采訪的必要。
    當天,編委會派我前往采訪。途中,圍繞該事件的報道價值取向,我設置了系列采訪提納:如5名遇難者在社會生活的中身份是什么;他們在社會生活中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他們深夜從天津回家是為了什么;遇難之前,他們各自見到的最后的人員是誰,與他們說了什么等問題。
    孫東林最初接受采訪的過程中,對我的提問一一進行了回答。其中,孫東林說到哥哥深夜回家的理由,僅僅說是遇難前一天的晚上,哥哥在他家玩時,因在網上看到天津回武漢的高速,未來幾天,受雨雪天氣影響,部分高速公路可能封閉,哥哥擔心雨雪天氣不能回家過年,便開著車連夜帶著一家人回家。
    “一年上頭,我們倆兄弟都在外面搞工程,只有春節才能在家與父母相聚,所以這樣的機會難能可貴!睂O東林接受采訪的回答,讓我感覺孫水林一家的遇難,所能體現最大的新聞價值,只能是體現在孫水林是個比較重情誼的漢子或孝子,因為急著趕路回家與父母團聚,結果一家五口卻歿命在了高速公路上。
可在孫東林繼續講述中,有一個細節,讓我產生了刨根問底的濃厚興趣。
    孫東林說,車禍發生的第二天,他在蘭考縣人民醫院的太平間里見到遇難的哥哥一家后,又找到了哥哥被撞得稀爛的轎車,結果在哥哥車內的后備箱里,找到了哥哥遺留下來的26萬元現金。
    過個年,回家要帶這么多的現金嗎?沒想到這一問,卻牽扯出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秘密:孫水林急著趕回家,還有一層原因就是他要在春節前,將自己欠工友的幾十萬元工錢發給大家過年。緊接著問下去,更讓人震驚的是作為弟弟的孫東林,在哥哥一家五口遇難后,從哥哥車內取出26萬元錢,在沒有找到哥哥的賬單,也不知道欠工友們多少錢的情況下,他竟然與家人決定,讓民工們憑著良心領工錢,工友們說多少錢就是多少錢,最終在大年三十的前一天,他們家還清了欠60多名工友的工錢。
    孫東林說著哥哥回家發工錢遇難后的前前后后時,就像是在說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因為在他看來,任何時候,欠債還錢,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蓪π侣動浾邅碚f,他的講述無異于是爆了個新聞猛料。
    最終,“信義兄弟”系列報道以此為圓點張力,其動人的故事,感動了千千萬萬的中國人。
    “信義兄弟”系列報道的成功挖掘,我認為該篇報道的采寫前后,巧好符合了當前全國新聞戰線掀起一場“走基層、轉作風、改文風”的熱潮。
    對“走基層、轉作風、改文風”9個字,我相信很多的新聞人,有著比我更深刻的感受和體會。對此,一位新聞工作者在人民網論壇上發文稱,走基層說白了就是深入群眾,但是深入群眾并不僅僅意味著只要記者到了田間地頭就行,而是要真正了解群眾和百姓的工作及生活狀態。這樣才能夠真正觸及社會事件的本質,才能夠深入群眾個體的靈魂;轉作風就是要轉變新聞報道的角度和工作積極性。媒體的工作人員不能以“世外高人”自居,而應該牢記自己也是這個社會普普通通的一份子。從“等新聞”向“挖新聞”方向轉變。面對各式各樣的新聞線索,面對各式各樣的報道題材,選取那些最貼近社會實際,最能反映千家萬戶生活的素材進行報道和解析;而改文風就是改變某些新聞報道的單調形式,從文字上進行突破和創新。
    而“信義兄弟”系列報道的采訪中,我以為正是按這“九字訣”的要求,才使一起普通的車禍事件有了一個新的價值取向:若是我們接到這條新聞線索后,沒有深入到孫東林家詳細采訪,或只是簡單的聽孫東林的傾述,沒有詳細的追問這起事件的前前后后,深入的挖掘這起事件背后蘊含的真、善、美,新聞選取的角度不在生死接力送薪上,沒有將其與社會屢現欠薪現象的誠信缺失相聯系,并通過消息、通訊、圖片、評論等多種文體形式,對這一典型人物進行包裝,那么我們就很有可能錯過“信義兄弟”這組典型系列報道。
    同時,這樣一次的采訪經歷也讓我真切地體會到,只有深入基層調查研究,真正接觸采訪對象,掌握第一手資料,才能寫出有“溫度”的稿子;源頭有“活魚”,基層天地闊,只有深入到群眾中去,才能用群眾樸實、鮮活的語言寫出打動人、感染人的稿子,才能用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采寫報道,才能與群眾心貼心。

上一篇:長江日報報業集團副總編輯柯青:走進基層天地闊
下一篇:湖北廣播電視臺新聞綜合廣播劉勝:腳板跑新聞,真情寫文章

Copyright © 2004-2021 www.5791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湖北傳媒網   鄂ICP備14006387號-1

地址: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181號 電話:027-88568125

三级 ⅩXX性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