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傳媒人物

我在青海玉樹地震災區的7天6夜

發布時間:2010-11-16 17:04

    

 

 

湖北日報記者唐曉安(右三)在玉樹機場參與抬送傷員

 

 

湖北日報記者唐曉安在玉樹轉運傷員的空軍伊爾76飛機上采訪武漢急救中心熊悅安的情景

 

 

湖北日報記者唐曉安在青海大學附屬醫院看望玉樹受傷藏族同胞旦增求松時留影

 

赴青海玉樹地震災區采訪,這是本人繼2008年首批赴四川汶川地震災區采訪和2009年重返四川地震災區采訪之后,再一次赴更遙遠的地震災區采訪。

我得知玉樹發生地震的時間已是414日上午12時半左右。當天上午我參加全省中醫藥工作會議采訪,中午回報社打算寫完新聞稿,下午再回會場聽取與會代表討論,可剛回報社打開電腦,玉樹發生地震的消息躍入眼簾。

根據震級與震源深度及個人經驗,我在心中暗暗感到該地震“形勢有些不妙”,自感時隔一年又一場艱難困苦的抗震救災斗爭擺在我們眼前。于是匆忙到食堂用餐,做好隨時出征采訪報道準備。

中午,本人一方面快速處理手中的新聞稿件與編輯每周一期的湖北日報《健康》版稿子,另一方面密切關注網上災情變化,并搜集有關玉樹地形地貌與赴玉樹的交通路線等信息,同時不間斷與省衛生廳應急辦聯系,以便獲取有關應急信息。

當日下午兩點左右,隨著災情加重的信息不斷從互聯網上傳來,并獲悉省衛生廳已啟動應急預案,向省部屬醫院發出做好赴玉樹抗震救災的應急準備信息時,我深感事態形勢的嚴峻性,立即向部門主任匯報,部門主任同時向報社集團領導作了匯報。

當集團領導同意派一名記者赴玉樹采訪時,值班主任不由自主把目光鎖向了我。我深知主任們的目光是對我的信任與器重,更是一種沉甸甸的責任與擔當,便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旋即電話告之家人,讓她幫我準備出差行裝,但沒有告之我的去向,以免擔憂。

說實在的,就在我點頭的瞬間,我內心深處掠過了一絲猶豫。

一方面是連日熬夜趕寫相關報道,人也十分疲倦,另一方面是前年汶川地震慘烈的情景尚未在大腦中褪去。兩次赴汶川采訪的歷程,災區一片片廢墟和一個個傷殘場景,我流下傷心的眼淚,回漢后數月,還數次在半夜里被這些場景驚醒。

人人都深愛腳下每一片土地。人說不怕死,是假的。在汶川地震采訪期間,數次經歷強烈余震時的場景歷歷在目。此次赴更遙遠的玉樹地震災區采訪,怎么抵達?心中無底!

    我是15日下午隨湖北醫療隊踏上赴青海玉樹地震災區征途的。從漢口至西寧1900多公里,列車共行駛了35個小時。沿線馳援的全國專列不斷,我們乘坐的“搶字號”專列前行線路,不時被離距青海相對較近省份專列所阻。

    據悉,“搶字號”綠皮專列是415中午兩個小時內緊急集結的,通行線路是臨時調控?,這給列車用水、食物補給造成極大困難。

35小時,列車只在信陽、西安新豐鎮、寶雞、蘭州?,整個食物補給只在寶雞吃了一個盒飯,其余時間均以方便面充饑。

列車前行途中,我省醫療隊指揮中心始終沒有休息,相繼成立組織框架、進行了四次動員并深夜召開急救培訓、心理輔導、災情評估會議,為了及時了解相關精神,我幾乎全程參加了相關會議。

因綠皮專列沒有適合電腦充電的220V電源,但為了及時將有關新聞傳回編輯部,我們只能用手機與編輯部電話口述采訪聯線,但因沿途高山縱橫,隧道首尾相連,列車穿山越嶺,手機信息時斷時續,有時傳一條新聞消息稿需打30多個電話。同時,為了盡快熟悉每一名醫務人員名字及業務專長等信息,記者沒有踏實睡上幾個小時。

在列車上我第一時間發回了《我省醫療隊緊啟程赴青》、《醫療救援隊在列車上爭分奪秒開展救援培訓和心理輔導》等報道。

 

 

 

17日凌晨6點,我省醫療隊終于抵西寧,并與全國先后抵西寧集結的醫療隊,聽從青海方面統一調配。

抵西寧,饑腸轆轆與風塵仆仆的我省醫療隊簡單用過早餐后,開始作短暫休整,以便適應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玉樹生活。間隙,記者與16日夜從武漢飛抵西寧的同事柯梏會合后,沒有片刻休息又分兵兩路,一路由我隨醫療隊隊長謝正海赴青海省衛生廳了解救災情況并領取救治任務,一路隨請戰心切的我省醫療隊赴距臨時駐地30多公里外的西寧機場“尋活干”。當日中午11時許,當得知有部分從玉樹空轉運的傷員需醫療隊協助轉運時,我餓著肚子隨醫療隊派出的急救車赴西寧機場,參與轉運傷員,至西寧市內各醫療機構。

為了在第一時間將我省醫療隊救治傷員及記者在災區所見所聞的一線新聞傳回編輯部,我和同事柯梏及電視臺和湖北廣播電臺記者,冒著猛烈的干枯寒風與強勁的風沙在西寧機場協助抬送傷員、采訪、拍照,并隨醫療隊輾轉于機場與西寧市內各醫療機構,采訪直至當晚6點半,等我們饑腸轆轆返回駐地寫稿時,又突然接到指示,我省醫療隊要于當晚緊急集結趕赴玉樹。

我來不及思考什么,只想能爭分奪秒在醫療隊出發前把稿子寫出并傳回編輯部后再同赴玉樹,我為此只得忍著饑餓寫稿、傳稿,當我把通訊《“感謝湖北人”——我省醫療隊搶運傷員小記》傳回在漢等在電腦旁的部門值班主任手中時,湖北省抗震救災醫療隊員已開始集結,啟程赴玉樹。

西寧至玉樹800多公里,只有一條兩車道寬的“生命通道”——214國道進出。

青海的春天比湖北要遲來許多。當我省到處生機盎然時,西寧還籠罩在寒冷的早春里。

西寧至玉樹一路高山險壑、坡地縱橫且路面凸凹不平,急救車在經歷長長的高坡地后,迎來的往往是上十里長的下坡地,熟悉的司機知道,上坡容易下坡難,車子向下俯沖時不能踩剎車,否則會發生交通安全事故。沿途,我們就見到數輛車輛沖下山坡的車輛。

高原晝夜溫差大,白天烈日當空夜晚卻零下十幾度,寒氣透過車窗鋼板,穿透我們的骨髓。

車輛一路穿越無人戈壁,大約距離玉樹400多公里地時,我乘坐的武漢市120急救車拋錨了,一夜未眠的我剛走下車時,踩著的大地宛如棉花包,此時自己還不意識到強烈的高原反應已襲來。

站在刺骨寒風中,我們只得攔過往車輛以期捎我們赴玉樹。后無奈在當地租了一輛小面包貨車繼續前行。車翻過黃河源頭、海拔4800多米的巴顏喀拉山口后,我開始頭痛欲裂,面包車每左右擺動或過一個深坎時,自己的頭仿佛要從脖上飛了出去。

當日下午4時,車終于進入玉樹地界,但從全國涌來的各種救災車輛排起的隊伍,足有10公里長,整個車輛只能停停進進,由于我所乘的車沒有食物和水,饑餓襲來,人有氣無力。

玉樹地處高山峽谷,稍開闊的地帶早已搭滿救災帳篷。據青海日報工作的湖北籍老鄉介紹,在玉樹州結古鎮街頭行走,好比在武漢街頭背著40公斤的包裹在行走,走快了得氣喘吁吁。

因此,有人戲稱,在玉樹生活只適合慢性格的人,對來自低海拔地區、平時風風火火慣了的解放軍、醫務工作者和記者,尤其不適應。

強烈的高原反應幾乎成了我省赴玉樹隊員共有特征。當我們湖北醫療隊抵達指定的駐地時,已是晚上9時許。這時記者發現,我已有整整20多個小時粒米未進!

玉樹手機信號微弱,為了節約電腦中為數不多的電,以備給手機充電,我只得通過口述請求在漢的我愛人筆錄,將我所見所聞傳回編輯部。但高原反應強烈,每用大聲說話時,太陽穴仿佛被人扯起來一樣撕裂疼痛,待稿子傳完后,晚上我精疲力竭就和衣倒地露宿玉樹機場外候車廳。

冰冷的地板,大腦撕裂疼痛,想喝開水卻無從尋覓伴隨我過了一個整夜,這也是一個不眠、輾轉反側的夜晚,終于等待了黎明的到來。

天剛亮,我在解放軍323方艙醫院要了一杯開水,返回機場大廳時,突然聽到緊急呼救救治傷員的聲音。一個由記者參與,從玉樹至西寧,全程空中體驗接力搶救傷員的報道策劃方案在大腦中快速形成。

19日上午7時。傷員藏多被送到玉樹機場候機廳,我省醫療隊員迅速迎了上去,并開始緊急處置。接著一批批傷員被送來,我省醫療隊員又分工迎了上去。

 

 

這次玉樹抗震救災難度之大、條件之艱苦、環境之惡劣,在災難救援史上是罕見的。但是,災情就是命令,災區就是戰場,時間就是生命。千難萬險消磨不掉我們抗震救災的堅強決心,千山萬水阻擋不住我們救援同胞的堅定腳步。

在玉樹機場,從玉樹經空中轉運傷員至西寧途中,從西寧機場轉運至西寧市內各醫療機構中,從一個個感人畫面中,我見證了什么叫大愛無疆、患難與共,什么叫“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奮不顧身的偉大抗震救災精神,什么叫漢藏同胞一家親!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在玉樹機場,我省抗震救災醫療隊,用堅定信念、堅強意志,堅韌努力,全力救治傷員的場景,在空中轉運傷員過程中,全體媒體記者共同參與的場景,在飛機上,我省抗震救災醫療隊一個個細小的服務環節,讓我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為此,我采寫了《老人莫哭,我們來幫你》、《全程空中接力營救》等報道。

在接下的西寧的數日里,我有幸同醫療隊隊長謝正海帶領下,深入藏族同胞的病床邊,在青海醫務工作者的細述中,近距離見證了我省醫療隊急災區同胞之所急,想災區人民之所想,青海與湖北心手相連、一家親的大愛情懷。

“感謝湖北醫療隊!你們就像我的親人一樣!長大了我就考你們湖北的大學!”這是藏族同胞傷員的聲音。

“湖北醫療隊醫術精湛,敬業精神令人欽佩!”這是西寧醫務工作者的評價。

湖北作為全國醫療資源大省,加之這次選派的醫護工作者都是各醫療單位從眾多主動請纓中精心挑選出來的業務骨干,我省醫務工作者醫術精良深深地感染了青海同胞。

同時,我省醫務工作者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團結、特別能戰斗的良好作風,深深感染了青海同胞。

因藏族同胞生活與飲食習慣不同,加上一些受傷同胞傷口感染,不少同胞身上散發著濃烈的氣味,但我省醫務工作者始終面帶微笑地、親切地為藏族同胞包扎傷口,擦洗身體、剪指甲等醫護服務,受到了青海省有關部門和當地群眾的高度評價。

此外,醫療隊踴躍捐款、獻愛心的行動,深深地感動了玉樹同胞。

在此,我深深地體會到了,白衣天使就是我們最可愛的人!

 

 

 

上月19日上午,中共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在青海省西寧市隆重舉行全國抗震救災總結表彰大會,我省抗震救災醫療隊、協和醫院骨科醫生葉哲偉和本人,分別榮獲“全國抗震救災英雄集體”和“全國抗震救災模范”稱號。

在省委常委、副省長張岱梨和省人社廳有關負責人帶領下,我們光榮地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親切接見。在此,我首先要表達的是,我們所獲得的崇高榮譽是大家共同的,我們只是其中一名代表,因為在這榮譽背后,凝驟著全體荊楚人民的支持,凝聚著廣大同仁的默默奉獻。同時,這榮譽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對我們湖北人民支持抗震救災精神的肯定,是對湖北全體醫務工作者的大愛情懷的充分肯定,也是對我們新聞工作者的勇于擔當與敬業精神的充分肯定!

同時,這次赴玉樹采訪,困難超越我們想像,但我們在玉樹的每一時每一刻都充分體現了前后方互動,體現了各方對我們的關心、關愛。

記得在我們咬著牙關堅守在抗震救災一線最關鍵時刻,是集團黨委的慰問,驅使們繼續前行。在玉樹期間,本集團黨委書記、社長江作蘇給我發來了慰問電,剛回國的集團總編輯唐源濤也給我打電話慰問并勉勵我要勇于擔當,社會部領導多次電話慰問我們生活、身體情況,令我們非常感動。

在玉樹期間,我們采寫并拍攝了一些有一定影響的報道,這是報道是前后共同努力配合的結果。期間,本人在玉樹傳回的一篇篇報道經刊播后,尤其是本人在玉樹抬傷員的照片在湖北日報一版醒目刊發后,熟知本人的各方領導和朋友紛紛打來電話表示慰問。對此,我向他們表示衷心感謝!

湖北日報傳媒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社長江作蘇寫道:“這是湖北日報傳媒集團用實際行動支援災區的最新舉動!

421湖北日報在頭版顯要位置刊載《媒體責任,我們心連玉樹震區》文章稱贊我們的敬業與堅強,說:“高原反應,滅不掉記者豪情。我們青年記者在前方克服重重困難,他們現場直擊抗震救災實景,讓千萬荊楚讀者與災區同胞感同身受,體會他們的痛楚、期盼和感激;他們不分晝夜地活躍在抗震救災第一線,踐行媒體人的責任。同時,他們也是一群常常把自己隱藏在重大事件背后的隱形人,讓讀者看到了抗震救災這一重大自然悲劇的分秒進展,看到了災區群眾的悲歡離合和救援者的奮不顧身,卻隱去自己在履行記者職責中所遭受的種種困難。即使身處困境,他們也只是將這作為了解災區群眾困難真情實感的最好途徑。因為他們,新聞成為拯救災區的最強大、最有效的力量之一!

一篇篇精彩的報道,一個個有沖擊力的標題,讓荊楚人民不斷更新自己的情緒,調整自己的行為:關注災區,感受災區,援助災區的氛圍在荊楚大地醞釀形成。人們通過多種途徑來表達自己對災區人民的同情和支持,一筆筆匯款被寄出,一份份愛心在傳遞。同時,報道更加堅定了只要有黨和國家的強力領導,有全國人民的大力支援,我們一定能奪取抗震救災全面勝利! (湖北日報   唐曉安)


上一篇:王虹:經歷風雨見彩虹
下一篇:王昱曄:基層——離新聞最近的地方戰斗

Copyright © 2004-2021 www.5791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湖北傳媒網   鄂ICP備14006387號-1

地址: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181號 電話:027-88568125

三级 ⅩXX性欧美